×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七旬退休阿嬤本該安享晚年,卻被子女騙進養老院,退休工資存款全沒收,詢問子女卻表示無奈之舉

獨家記憶 2021/10/13

本是該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候,卻被孩子們送進養老院,老人委屈哭著說被自己一把屎一把尿養大的孩子丟下,孩子們也無奈表示不能管住不聽勸告的媽媽,不得已出此下策,將媽媽送入養老院反省,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忙了大半輩子熬到退休享受的劉,本以為自己可以開始愉悅的養老生活,她興趣愛好頗多,二胡、鋼琴樣樣精通。但最近,她卻莫名其妙被孩子騙進了當地的養老院,完全沒了自由,一切美好的晚年生活都淪為泡影。世界上真的有這樣不孝的孩子嗎?

對於朝氣蓬勃的劉來說,她完全有能力在生活中照顧好自己,但子女行為無疑限制了她的自由。本該承擔贍養責任和義務的三個孩子都在逃避,還拿走了自己的退休工資和20萬存款。

她生氣卻無可奈何,現在卻“被困”在養老院裡,手機和微信通訊錄都被兒子刪了。劉只能寫了一封密函,請人偷偷拿出來交給她的侄子。這個時候她幾乎絕望了,她最信任的人是侄子,希望侄子能把她從養老院“救”出來。

劉建民收到這封手寫的信時感到很驚訝。上面只寫了詳細的地址和房間號。送信人說是他姑姑寫的信。在他的印象中,他姑姑家兒孫滿堂,他姑父幾年前就離開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輪流照顧媽媽並不是很難。但是他們為什麼要聯手“欺負”一個退休老人呢?

難怪這兩個月來,經常來家裡串門的姑姑不見了。劉建民不敢去想它。根據地圖,他找到了她阿姨所在的養老院。醫院的設施稍微有些破舊,但環境乾淨,沒有嘈雜的聲音。

劉建民匆匆忙忙來到二樓。穿過一條狹窄的走廊,她終於見到了她的姑姑劉。老人看上去很嚴肅。當她再次見到她的親戚時,她忍不住說話了。

原來她那天剛吃完飯,被三個孩子拖著,被騙進了養老院。她以為只是去看看養老院的環境,順便問了一下自己的意見。沒想到她的孩子早就辦理了入院手續,所以她在等她的包留下來。

養老院的生活遠不如外面豐富多彩,一天除了在吃飯,就是和其他老人打撲克,對於有自己社交圈的劉榮芳來說,這種日子無疑是單調無聊的。

由於所有與外界的聯繫被兒子隔斷,往日的親戚朋友都沒有聯繫她,沒有一天不想出去,但是出去必須有監護人的許可,就現在和子女的關係來看, 她想出去就是癡心妄想,每天鬱鬱寡歡,以淚洗面,老人的眼睛都哭腫了。

她含淚懇求她的侄子。她只想在頭腦清醒、雙腿能正常活動的時候自由自在。她不僅會吃飯打牌,還有很多愛好,比如彈鋼琴,拉二胡,這些她現在都做不到。這種孤立和被拋棄的感覺是一種難以忍受的痛苦。

劉建民親眼目睹了姑姑的悲慘遭遇,答應為姑姑討回公道。他獨自來到二哥李偉家,質問哥哥嫂子:“阿姨有手有腳,會寫字,會交流。她為什麼要無緣無故地限制自己的自由?”

二哥李偉當即否認,他覺得自己的三個兄弟姐妹一直對母親很好,但母親經常買“藥”的做法早已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他們實在想不出其他辦法來阻止他的母親,所以他們不得不做出這個決定。

原來,劉這幾年身體並不好。她本可以按照醫生的指示穩定病情。然而,她很容易聽信銷售人員的讒言和討好,熱衷於購買所謂的保健品。而且每次購買都是一個大包,每次都要花上千上萬元,她服用的劑量更嚇人。

普通醫院只要求吃一種藥,但賣保健品的“藥師”要求老人吃5~6粒,所以一盒保健品很快就吃完了,只能不斷回購。用保健品代替醫院開的藥,怕就醫加重了病情。他的哥哥姐姐已經在他們心中留下了陰影,不希望他的母親再次落入陷阱。

劉的女兒從黑麻袋裡拿出一盒盒未開封的保健品,所有圍觀的人都大吃一驚。她說:“不管哥哥姐姐們怎麼勸說,我媽都忍不住定期買保健品,完全被保健品的陷阱套住了。

她經常在早上我們不注意的時候溜出去,下午帶回來很多保健品。當她看到母親的健康狀況越來越差時,她甚至開始恍惚地走路,我們都擔心會出現更大的問題。”

因為喜歡買保健品,所以送進了養老院。這個原因超出了侄子劉建民的接受範圍。畢竟,這位老人已經努力撫養他的三個孩子。說到享受家庭幸福,用退休工資買自己喜歡的東西是可以理解的。

現在每個月20萬存款,4000元銀行卡都在孩子手裡,真的很傷老人的心。幾經勸說,兄弟姐妹始終不願意讓母親離開養老院。但是為了緩和和母親的關係,三兄弟姐妹決定去看望母親,把矛盾解釋清楚,希望母親能夠在思想上成長,這才是最好的結果。

可當他們來到養老院的時候, 劉榮芳和別人聊天的笑容立即收斂起來,一臉嚴肅地坐在沙發上閉著眼不說話,他和子女之間似乎已經形同陌路,毫無共同語言,但女兒知道母親只是在埋怨和發洩不滿,女兒剛想上前勸說母親。

大嫂情緒就激動了起來,說母親存心想讓家裡人出醜,而她自己在外面聽到一點好話,就以為別人比兒女還對自己好,每次來養老院看望都會遭到一頓臭駡,這次也不例外,現在她們就希望母親能夠冷靜下來仔細想想孰是孰非,孰輕孰重。

不管女兒兒媳怎麼勸說,劉榮芳依然不為所動,自己每天積累下來的怨氣只會越來越多,對於子女的不孝行為,她早就深表失望,沒有親人見面的喜悅和驚喜,也不想以一種乞丐的姿態去乞求自由,更不希望在這場關於話語權的爭奪中敗下陣來。

她認為子女們在啃老,還要限制自己的自由,甚至覺得子女們的真正目的是想將自己困在養老院,然後拿走遺產。

關於子女們說到的買保健品一事,她其實知道都是假的,但她就想買個心理安慰,所以幾次答應不買之後又重蹈覆轍,如今再怎麼承諾,子女們都不會相信她了。

如果敞開心扉地講,劉榮芳太懷念之前的生活了,以至於夢裡時常出現以前的場景,可以和親朋好友出去逛街,養花,跳舞等等休閒活動,如今唯一的消遣只剩下打牌,她最害怕的事就是打牌度過餘生。

女兒兒媳走了之後,她打算寫一封信給曾經最疼愛的小兒子,表達自己與子女確實有代溝,但是關在養老院,並不能關住自己的心,她如今想要的只有自由,關於保健品,她承諾以後再也不碰。

劉蓉芳數次哽咽地寫完這封信,托人帶出去,但 小兒子看見信的內容,沒有想像中那麼感動,他覺得每次去看望母親,她的態度都是那麼惡劣,說明還沒有完全從無底洞裡出來,但他願意再次和兄妹一起去養老院做一次調解,希望借此機會重歸於好。

這次母親的態度有所緩和,一 家人能夠和和氣氣地坐在一個桌子上已經是進步了,母親難得表達出自己內心的想法,想要多出去走走的願望也得到了子女的理解,她們當然願意陪伴母親多盡孝,只是保健品是個底線堅決不能再碰。

老人對健康產品的喜愛就像小時候孩子對玩具的喜愛一樣,明知不是真的,但總希望能給自己帶來點快樂和奇跡,平 時多關心老人,保障物質生活,也要關心他們的精神世界,讓保健品無縫可鑽才是正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