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62歲單親媽媽照顧自閉症兒子31年不敢老,我怕我走了再沒人照顧他

獨家記憶 2021/09/16

不要慨嘆生活底痛苦,慨嘆是弱者。通往光明的道路是平坦的,為了成功,為了奮鬥的渴望,我們不得不努力。我是獨家記憶,一起領悟生活的真諦

「我今年62了他31,我不到一米五,他一米八多。有時候他鬧起來了,我根本拉也拉不住。」木子阿姨說,「龍龍1988年出生,兩歲多的時候被醫生診斷為自閉症孩子。

也帶他到處看病,可孩子的病卻是越來越嚴重。帶了他三十多年了,2004年孩子爸爸接受不了孩子一直這樣就離開了這個家,從此再沒回來。」31歲的龍龍被確診為一級智力殘障,因為年紀太大,他的病以及無法再做治療康復了。

照顧他,成為了62歲媽媽每天的工作。

木子阿姨回憶說,小時候送龍龍去幼稚園的時候,他就喜歡動而且不喜歡和別人玩兒。可家人也都沒察覺什麼不正常。直到兩歲多去爺爺奶奶家,才發現孩子有問題。

可當時的醫療水準也很有限,她帶龍龍去了北京各大醫院看病,得到的就是醫生說孩子腦子不正常。從此,木子阿姨就帶著龍龍奔波在治療的路上,中藥、西藥、針灸、埋線,但凡聽說有效的治療,媽媽都要帶著龍龍去試試。

31歲龍龍自閉症嚴重,不太能接受陌生人到家裡。所以,但凡有別人來,媽媽都要提前和龍龍溝通很久,可即便如此,他依舊會因為陌生人的到來,稍顯狂躁且又好奇得在房間裡走來走去,還時不時會拍手。

「拍手屬于龍龍自閉症的刻板反應,有時候他會一直拍,拍手拍的你腦子都要炸。」木子阿姨解釋說。再提及以前,面帶微笑的木子阿姨說,其實,真的是心裡在掉淚,可這麼多年風風雨雨,眼淚都流幹了。

木子阿姨原本有著不錯的工作,因為要照顧龍龍在38歲就早早選擇了內退。最開始單位知道她的情況,照顧她,給她調了崗位,從辦公室調到了門衛,方便她上班的時候帶孩子。

94年的時候,單位減員,想著自己帶著龍龍沒有辦法給單位貢獻什麼,木子阿姨就主動申請了內退。在自己38歲,事業的黃金期退休後,木子阿姨的生活裡就只剩地龍龍了。

2004年,龍龍的爸爸因為一直接受不了孩子的病,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整日心情不好,開始酗酒。媽媽不忍心爸爸跟著受煎熬,就放了手,讓爸爸離開了這個家。「其實,兩年前,我們倆就離了婚,我還抱著希望又讓他在家多待了兩年,可他還是接受不了孩子這個樣子,每天都很痛苦,我不忍心,就還是讓他走了。」木子阿姨說,「這也怨不得他爸,自己靠自己吧。」

龍龍爸爸離開後,木子阿姨就一直自己一個人帶龍龍。她說,別人也曾提到過給她再介紹個,她也曾在非常無助的時候,特別想有個人可以依賴。可看看孩子,龍龍這個樣,她自己又不敢再成家,怕別人接受不了龍龍,怕會對孩子不好。就這樣她一直堅持自己帶龍龍。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