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爸爸臥床,男孩為幫分擔媽媽,考上大學後早出晚歸打三份工,第一份工資給媽媽買2雙鞋

獨家記憶 2021/09/19

不要慨嘆生活底痛苦,慨嘆是弱者。通往光明的道路是平坦的,為了成功,為了奮鬥的渴望,我們不得不努力。我是獨家記憶,一起領悟生活的真諦

今年夏天,濟甯鄒城男孩 朱正然,迎來了人生中最為忙碌的一個暑假。

剛剛參加完大學聯考的他,順利被曲阜師范大學錄取了。

但他並沒有因此閑著,而是每天早出晚歸,打著三份工,打工間隙,還不忘背單詞,為即將到來的大學學習做準備。

為何要這樣「虐」自己?

男孩的回答不禁讓人豎起大拇指!

早出晚歸的暑假

晚飯往往是個麵包

早上六點半出門,今年大學聯考完的朱正然又開始了他忙碌的一天,這個暑假,剛剛經歷了大學聯考的小夥子的生活節奏反而比最緊張的高三更忙碌了一些,大學聯考結束後沒多久,朱正然就開始打工了。

簡單吃過早飯,朱正然要前往他「上班」的地方,那是一個校外培訓機構,整個白天他都將在這裡度過。

「7點前就得趕到,收拾教室、準備桌椅……要在學生和老師到來之前,把該做的準備都做好。」朱正然說。8月10日,是朱正然在這裡上班的最後一天,他也顯得格外忙碌。 「做什麼都要認真一點吧,就跟學習一樣,主要就是在這裡幹一些雜活,一天工資五十五塊錢,說起來不算多,但把該做的都要做好。」

收拾一下學生們扔掉的礦泉水瓶,當廢品賣了幾塊錢,朱正然給同樣在打工的幾位小夥伴一人買了一支雪糕。「在一塊時間不長,但大家在一起相處的也挺好,這就當是告別了。」朱正然玩笑著,這個暑假雖然忙碌,但成功考上大學的喜悅似乎一直掛在他的臉上。

從上午到下午,朱正然所做的工作都差不多,吃過午飯,其他兼職的同學多數回家休息,因為離家較遠,朱正然則在無人的教室趴桌上小憩了一下。

大學聯考結束已經兩個月,這段時間,培訓班的這份工作並不是朱正然唯一的工作,當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他也偶爾露出一點疲態。 除了白天「上班」,每天晚上,他都得趕去做家教,一周七天,天天如常。每週一三五七晚上輔導一個小學生,二四六晚上則是個高一新生,輔導班下午六點半下班,朱正然七點來鐘就得趕到學生家裡去。晚上回家都得10點左右。

朱正然在做家教

「時間其實挺緊張,早上出門就得帶著教材,在培訓班裡自己抽空備一下課,晚飯一般買個麵包路上吃,要不晚上回家太晚了。」朱正然說。

拿到第一份工資

他給媽媽買了兩雙鞋

聊天中,朱正然總是面帶笑意,對于這個忙碌的暑假,他似乎樂在其中。 「都成年了,也該承擔起家裡的一些事情了,先從養活自己做起吧。」朱正然笑道。

在剛上初二的那年,原本在當地煤礦上班的 爸爸突然因腦中風癱瘓臥床,從那時起,朱正然的跆拳道班停了,他也很快意識到了媽媽的操勞,也是從那時候開始,他的學習成績開始好起來。

「孩子突然就變得懂事了,初三畢業的那個暑假,自己就去找了個發傳單的兼職,一個暑假也賺了幾百款錢。」媽媽沒有正式工作,但說起兒子,則是一臉欣慰,她也依然記得初三那個暑假朱正然用發傳單賺的錢給她買的一塊手錶,雖然只戴了沒多久就壞掉了。

這幾年,朱正然的努力,媽媽也看在眼裡。「孩子確實大了,每天那麼忙活,但從來沒說累,不管在學校還是現在打工,各種角色,他也都很快的能適應。」

幾天前,朱正然給媽媽買了兩雙鞋,一雙運動鞋,一雙涼鞋,總共花了160多塊錢,用的是他這個暑假結算的第一份工資。

「這算是給媽媽買得最貴的禮物了吧,剩下的工資還沒結算, 這個暑假自己能多賺一點,再申請一下助學貸款,上了大學,媽媽可能就會輕鬆一些。

「媽媽性格比較樂觀,但要照顧爸爸,還得照顧我,媽媽這幾天確實非常不容易。雖然她不說,但我知道,我也是她一直堅持著的一個精神支柱。」朱正然說,也正是因為如此,無論是在學校還是在家裡,他都想更努力,承擔更多, 「我是一家人的希望。」

照顧患病的姥姥

無論現在的你處於什麽狀態,是時候對自己說:不為模糊不清的未來擔憂,只為清清楚楚的現在努力。活在當下,隨我一起在 @NewsUpdate 體會生活的溫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