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體育老師也是單親媽媽!她領從未洗過澡的女學生回家,12年視如己出亦師亦母,用自己的愛改變了孩子的一生:我不圖回報

獨家記憶 2021/09/19

不要慨嘆生活底痛苦,慨嘆是弱者。通往光明的道路是平坦的,為了成功,為了奮鬥的渴望,我們不得不努力。我是獨家記憶,一起領悟生活的真諦

「媽,手機響了!媽——」

剛結束的暑假裡,陪女兒(楠寶)準備大學聯考的張引,在廚房裡竟有點分不清,這聲底氣十足的「媽」,是來自親生女兒大寶,還是12年前收養回來的女兒楠寶。

張引是希望學校的體育老師,也是一名單親媽媽。當初她把沒洗過澡的6歲女娃領回家,如今已經照顧她12年了。在這四千三百多個日日夜夜裡,她待楠寶視如己出,亦師亦母。

在操場上發現了一雙大眼睛

用張引的話來說,第一次見到楠寶的時候, 「她髒得特別明顯。」

課間操的操場上,別的孩子都收拾得乾乾淨淨,只有遠處的一個小女孩兒,身上的白色短袖已經穿成了灰色,踢著小拖鞋,頭髮亂糟糟打著結,皮膚黑得有點兒發亮。

楠寶(右)天生一雙美麗的大眼睛

「但她有雙很好看的大眼睛,很乾淨,在她身上特別矚目。」張引記得,當她看向孩子的時候,她一開始會有躲閃,直到後來逐漸熟悉,「你一靠近她,她就沖你笑。」

但張引的教學計畫排表,怎麼也遇不上她所在的班級,心裡卻越發惦記,只能找到她的班主任,主動瞭解情況。

班主任告訴張引,這個孩子不僅髒,還臭。每天早上,班主任都會讓同學們拉著她去簡單清洗,再繼續進教室學習, 「你要是覺得她可憐,你就給她洗個澡吧。」

一次下午放學,張引把她帶到了附近的澡堂。「我叫她楠寶,因為平時管自己的女兒也叫寶貝, 對我來說,孩子們都是我的寶貝。

楠寶告訴她,自己平時和父親,住在學校對面的地房。屋裡只有一鋪炕,和許多楠寶因為太小、暫時還洗不動的衣服。再往後,衣服就乾脆沒洗過,能穿就行。 她的親生母親離婚後,已經改嫁。父親的智力有問題,平時經常找不見人。

張引看到楠寶的身上有很多磕碰的痕跡,才知道,孩子平時經常經常受傷,但哭也沒人管,慢慢的就學會不哭了。從小到大沒人給她洗過澡,也不太害羞,因為 她並不知道洗澡意味著什麼, 「當時我的眼淚就在眼眶裡打轉。」

「搓澡巾都搓得鋥亮了,一層泥,但她沒有痛感。」張引問她疼嗎,她反而樂呵呵說:「不疼啊。」語氣裡有種興奮和幸福感,「我能感覺到,她認為自己終于也搓上澡了,心裡只有開心。」

一次洗完澡送楠寶回家,家裡又沒有人。放心不下的張引,把孩子帶回了自己家。 而後的每個週末,她都會來接楠寶,帶她回去和親生女兒大寶一起度過。

「張老師,我能再住一天嗎?」漸漸地,楠寶開始主動想要留在張引身邊。「可以啊,那你再住一晚,明早我帶你一起去學校。」可是第二天放學之後,聽到楠寶「我可以再住一天嗎」的央求,她的心又化了。

一來二去,楠寶成了家裡的「常住居民」。張引也下定了決心——乾脆把她接過來。在孩子的父親和姑姑表示家裡沒有錢的時候,當時薪資5000塊錢的張引明確表示: 「我不要錢。」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