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爸去世媽改嫁,姐弟倆被姑姑主動收養,擺攤賣菜認真學習,盡全力回報姑姑: 既懂事又有孝心

獨家記憶 2021/10/15

「自打爸走了、媽改嫁離開我們後,姑姑想都沒想就收留了我和弟弟,我知道姑姑家本來也不富裕,但仍然願意收留我們兩個,雖然你不是我的親媽,但比我媽還要親,我會承擔照顧弟弟的責任,讓他懂事孝順,等我們長大了,就我來照顧您,給您養老。」這是年僅14歲的女孩倩倩對姑姑說的話,稚嫩卻情真意切,她也用她的實際行動,展露了她的感恩之心。

倩倩和8歲的昊昊是姐弟倆。4年前,父親在一次事故中去世,後來母親也改嫁他人重新組建了自己的家庭。面對家庭的突然變故,姐弟倆堅強面對,在他們的身上湧動著一種溫暖、奮進、向上的力量。

父母雙親離開後,自己有3個孩子的三姑姑何永蓮毅然收養了倩倩姐弟倆。但以賣菜為生的何永蓮的家庭條件本來就不好,這也讓姐弟倆比同齡人更加懂事,並承擔起家庭的責任。正在讀初三的姐姐要每天給弟弟當「家長」輔導作業,姑姑病倒了,她還給姑姑煲了湯去醫院送飯。

姑姑的菜賣不完的時候,8歲的昊昊便擺個地攤去叫賣。

何永蓮夫婦在楊家橋菜市場租了個賣菜的櫃檯,兩口子負擔本來就很重,他們有3個子女,好在3個孩子都已經成人,在外地打工或已成家。但是賣菜是個苦活,除了過年期間的三五天休息之外,平日每天都要在淩晨四五點鐘去批菜,然後賣到晚上的八九點鐘。

兩個孩子漸漸長大了些,轉眼間昊昊也已經三年級,每天老師都要求家長檢查作業,文化程度不高的姑姑已經輔導不了孩子的作業,姐姐倩倩每天除了獨立完成自己的作業外,她還要輔導弟弟寫作業。「弟弟的英語不太好,每天老師都會把語音發到群裡,我要他先自己跟著讀幾遍,然後我檢查。」倩倩告訴記者說,昊昊雖然照著課本都能讀上,但發音不准。

「你剛才讀的幾個單詞,有的發音不准,節奏感掌握的也不好,我讀一遍,你跟著讀一遍。」倩倩給弟弟說。

記者在昊昊的作業本上看到,每天的作業都有「已閱」等家長的簽字。其實,這個家長就是姐姐代替的。「老師知道我家的情況,我姐姐給我檢查作業老師也是同意的。」昊昊不好意思地說。這個姐姐家長很稱職,每逢週末的時候,姐姐就會主動把弟弟的衣服給洗了。

雖然姐姐主動當起了弟弟的家長,但是每年開家長會的時候,還是讓她有些尷尬。經常兩個孩子的家長會在同一天,這時候,姑姑去給姐姐開家長會,而弟弟的家長會只好由姐姐去頂替了。「當我走進教室的時候,很多家長都會用疑惑的眼光看著我,他們還會好奇地問我,我那個時候就感覺很尷尬,只好給他們不停地解釋。」倩倩說,他一直是弟弟的「半個家長」。

「姐弟倆關係好得很,每次家裡有好吃的時候,弟弟總是要留下來等姐姐放學回家後才一起吃。」姑姑何永蓮說。或許是父親的早逝,母親的改嫁,兩個孩子比絕大部分孩子都懂事得早,也更能吃苦,他們從小就學會了互相幫助,關心別人,替家裡人分憂。

作為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子,絕大部分家庭的孩子可能還在爸爸媽媽的懷抱裡撒嬌,但對于倩倩姐弟來說,這已經是不可能了。有時候,姑姑和姑父的菜攤子忙不過來了,昊昊就會過去幫忙。「幫忙照看一下菜攤,還會在街邊擺個地攤,處理一下特價菜。」何永蓮說。15日下午6點,昊昊寫完了作業,將姑姑前一天沒有賣完的一些尾菜搬到了馬路邊,鋪上一塊塑膠布就成了一個地攤。昊昊蹲在旁邊吆喝起來「一堆一塊,一堆一塊」,昊昊像個熟練的菜販子一樣叫賣起來。

當天的天氣十分陰冷,但昊昊似乎早已經習慣了,記者摸了摸他的衣服。外面是一件略顯破舊的單薄的皮夾克,裡面是一件薄毛衫和線衣,褲子下面只有一件單線褲。「冷不冷?」記者問。「不冷啊!」眼前的這名男孩頑皮地笑了笑。

「兩個孩子都挺懂事的,很少惹我生氣,他們倆都是自己步行上學,從來不坐公車。前一陣,我生病住院了,晚上倩倩還抽空給我做飯,這個孩子真的挺懂事的。」倩倩的姑姑說。

倩倩今年國中三年級,馬上要面臨中考,學習本來就很緊張,自己的閒置時間很少。通常情況下,姑姑每天要做午飯和晚飯,下午6點放學後,倩倩回到家時她自己先啃幾口饃饃,然後又匆匆去學校上輔導班,晚上9點多回來後才吃晚飯。

前段時間,姑姑突然生病住院了,姑父要擺攤賣菜,顧不上照顧他們,兩個孩子就自己照顧自己,中午放學後,倩倩匆匆回家自己做飯。晚上時間來不及,兩人就買個大餅就著鹹菜吃,從來不抱怨。

週末的時候倩倩時間寬裕些,她會認真地按時做飯,有幾次還買了魚煲了湯給姑姑送到醫院。

生活的困苦,並沒有給兩個孩子帶來大的麻煩,反而讓他們提前懂事成熟起來,並有了很強的生活能力,洗衣做飯、打理家務。他們懷著一顆感恩之心,常幫助姑姑分擔勞務,讓他們開心,很受親戚朋友的喜愛。

用戶評論